沧浪之水

0405

April 06, 2020

时值清明,微雨数日。今日阴霾尽散,阳光正好。 由地图观之,杭州绿地公园有二,一即西湖,吾访之颇频。 一曰西溪湿地,意往之久矣,而未得成行。 浮生有暇,天赐良辰,趁意驱车前往。

发于巳时之末,至于西溪,已过午时。 春末夏初,树发新枝,绿吐嫩芽。而柳絮漫舞,飞虫乱入。 至于双目涩痒难耐,此又为春游之痛快也。

及至园外,方知须预约才得入内。怏怏然,恍恍然,遂于园外道旁, 沿木道,行湖边,观芦苇,察绣球,聊慰心意也。

xiuqiu

方日中,若即回返,意下不甘。查得有园名曰午潮山,虽路途稍远, 余意往之。

路旁多大学,亦有士官学校,隐映山林之中。 地处郊外,而楼宇依势而建,依山偎翠,仿佛旧时大学光景,而今倏忽十年,心中怅然。

虽于地图觅得路线,然‘纸上得来终觉浅’,实多差错。 吾意于山路入山,而碌碌乎于途,未时已过,犹未得其路。 慨然叹之曰:古有禹三过家门而不入,今吾亦近之矣。

于高德地图查得返程,按图所指骑行。 其时未久,而路势渐升,路旁树木渐多,道竟通一园地, 园前有门牌,上曰:杭州市第二公墓。余心疑之,终决然前行。 路多石砾,行约数百步,乃见一石场也,路已矣。 余心下叹息:高德误我。 复查地图,放大观之,见路线又别有洞天,其路稍及往复,可达山路。 遂循之,竟又得路。 余心下又叹:高德终不负我。 未几,见前路如此:

road

竟不知出何语。

乃问山下老者,知经此虽可过山,然车不可行。 虽地图略误,然阴差阳错,正和吾意。乃弃车上山。

中有午潮山惨案遗址,乃当日日军屠戮杭州民众之遗迹。 松柏有灵,泉涧呜声。 松柏有灵,青山埋骨终有幸; 泉涧呜声,冷泉叮泠慰往生。

复行数百步,出至行路。又沿路稍行,有小径通幽。顺之复入山。 山路折返往复,颇有意趣。而返景入林,光透林翳,四周无人,而得清净之理也。

行约一刻钟,山势崎岖而下,而至一景区入口,白龙潭也。 屋宇破败,无人看照。绿水湍流,白龙吟啸。木马怔怔, 秋千不摇。

bailong

bailong

bailong

bailong

日影虽斜,未至夕暮,然其境森然,平生阴凉之感。 水流有声,愈显其静;花繁似锦,落落孤影。

flower

行至出口,门关不得出,须从旁边山路上至茶园,方见石梯蜿蜒。 落日余晖,沿梯而下,若负满身阳光。 下山行数里,经小镇而前。 其时望月初上,莹白就虚,而前路悠远,茶树绵延。 背包前行,而有异乡之感。 至于家中,酉时已过。

是记。


杜猛